这不,同为美国盟友,日本和韩国也闹翻脸了。两国民众出现了敌视情绪,两国官员也互不待见。 有多不待见?看看这两天,在曼谷举行的东盟外长会期间,日本外相河野太郎、韩国外长康京和在会谈中的表情,就知道了。 图片来源:共同社、韩联社图片来源:共同社、韩联社 正如上面的照片显示,为解决两国已持续一个月的贸易争端,8月1日,日韩两国外长举行了双边会谈;8月2日,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(上图中间)协调下,又举行了三边会谈,可两次会谈都谈崩了。 结果,8月2日,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在东京召开记者会,宣布日本政府决定将韩国从可简化出口手续之“白名单国家”列表中移除,相关措施将于8月28日正式执行。 此前,于G20大阪峰会结束后,日本政府已于7月4日,实施第一轮对韩出口管制:限制用于制造芯片和液晶屏的3种半导体核心原料对韩国出口。 久不受人关注的日韩关系怎么恶化到这个地步?两国究竟因为了什么而争吵不已,互相指责? 纠纷 7月初,日本刚宣布对韩出口管制后,韩国政府立即召见日本大使进行外交抗议,说日本违背自由贸易的精神,准备在WTO起诉日本。 为免落人口实,日本辩解出一个“脑洞大开”的理由,说对韩国限供是出于国家安全考虑,因为担心这些半导体材料经过韩国流入朝鲜。 (朝鲜:关我什么事?) 其实,大家都心知肚明,日本这么做是因“2018年韩国二战劳工索赔案”对韩国进行报复。日本试图通过打击韩国科技产业,逼迫韩国政府改变其处理历史问题的态度。 G20大阪峰会后两天的7月1日,日本宣布将对韩国实施出口管制G20大阪峰会后两天的7月1日,日本宣布将对韩国实施出口管制 日本经产省在7月1日发布的通告里含糊其辞地说:日本政府不得不表明,日韩信任关系严重受损。考虑到向韩国出口管制的特定问题,只能在特别信任的条件下解决,产经省决定改变目前的政策执行。 不过,7月2日,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就挑明了,他对媒体这么说:韩国反复拒绝两国间的友好关系。韩国政府没能在G20峰会前,就战时劳工问题作出满意的回应,这严重地损害了两国关系的信任程度。 日韩的这段历史恩怨,要追溯到1910年至1945年期间。自1910年日本迫使韩国签订《日韩合并条约》后,为殖民统治和战争需要,日本强征大批朝鲜半岛的劳工为日本企业做苦力。 近年来,不断有韩国团体起诉相关日企,以寻求对劳工个人的赔偿。去年10月,韩国最高法院首次做出支持劳工的裁决,要求日本新日铁住金公司、三菱重工等企业对仍在世的劳工进行赔偿,赔偿金为每人1亿韩元(约合人民币62万元)。 因日方企业不接受此判决结果,今年1月,韩国大邱地方法院裁定,查封相关日企在韩资产。 日本政府于2月提出强烈抗议,当时就威胁将采取报复措施。 日本政府的理由是,劳工问题早在1965年两国建交时的《日韩请求权协定》已经解决。 日方认为,按照协定内容,日本向韩国提供5亿美元的经济援助,以实现两国及其国民之间的赔偿请求权问题的“完全且最终”解决,因此韩国民间的索赔权已被排除在外。 韩国街头现“抵制日本”快闪 韩国街头现“抵制日本”快闪 除此之外,在另一重要历史问题“慰安妇”问题上,两国也再起争端。 菅义伟7月5日曾宣布,日方“绝不接受”韩国在未经日本同意的情况下,解散根据2015年《韩日慰安妇协议》设立的“慰安妇”基金会。 这个基金会由日方出资10亿日元(约合6370万元人民币)设立,以期“最终且不可逆地”解决韩国前“慰安妇”问题。而2017年上台的文在寅政府认为,该协议并未反映受害者的意志,于去年11 月宣布解散基金会。 这样看,日本发起此轮贸易攻击的心态就清楚了:日方认为,日韩历史问题通过朴槿惠及前任政府时期的协议已经得以解决,而本届韩国政府撕毁相关协议,继续让日本在国际上背负道德压力,因此必须对韩国进行惩罚。 2018年10月,韩国最高法院做出支持劳工的裁决,图为受害者金成洙(前排中间)和其他受害者的亲属抵达最高法院 来源:视觉中国 理由 这种通过关键技术出口管制,打压他国科技企业的招数,想来日本也是最近才学到的。毕竟,这可是自二战结束以来,日本首次脱离西方国家,独自采用技术经济制裁的方式,逼迫他国接受其政治诉求。 日本这轮政策甫一出台,就在国际上招致了极大的争议。日本各级官员于是在多个场合列出此举如何合理合法的解释,试图修正此前言论。 日本首相安倍7月7日在接受富士电视台采访时,就强行把“朝鲜”拉进来说:很明显,韩国没有遵守关于劳工问题的外交承诺,所以只能认为,它也不会遵守对朝鲜的制裁措施。 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接过此棒,直接否定了此前自己的说法。他说日本限制对韩出口与“历史问题”无关,日本是出于“国家安全”考虑,防止可用于军事的关键技术流入朝鲜,因此符合WTO原则。 这种说法从国际法角度讲,还真能找到根据。在WTO原则框架下,《关税与贸易总协定》(GATT)第二十一条是这么说的:香港正版挂牌网,香港挂牌记录2019。